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764章 喂你吃

    显然宋子恒也是心潮澎湃,对于海晟,那是他父母的公司,是他们家的产业,必须拿回来!

    而对于宋府,是他从小到大的家,过去的点点滴滴,全都刻画在他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十一岁以前的天伦,十一岁到十四岁之间的噩梦,所有的所有,都是他生命不会褪色的过往!

    那是他的家,魂牵梦萦的家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都别多想了。”宫凌夜道:“因为当初妈在离开前就留下过DNA样本,所以子恒只需要去做一次亲子鉴定,证明自己是宋家的合法继承人,就可以继承所有财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。”宋子恒眼睛有些发红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宫凌夜笑笑:“都一米七八了,还哭?”

    宋子恒顿时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而宋伊人则是扯了扯宫凌夜的袖子,仰着头,眼睛也是湿漉漉的:“我一米六八,可以哭吗?”

    宫凌夜的声音顿时变得纵容又柔软:“嗯,你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将人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除夕当天,宫家老宅这边,早已挂了不少的灯笼,处处洋溢着年味儿气氛。

    大院之中,赫连青正坐在桌案前,一张张写春联。

    她的毛笔字是练过的,虽然不算是特别好,不过字迹清秀出尘,和她身上的气质很搭。

    一旁,宫陌宸手里拿了本书,一副高冷大少爷的模样,可是,目光却是不是往赫连青身上飘。

    宫凌夜和宋伊人过来的时候,赫连青的身旁已经多了不少的字了。

    宋伊人眼睛一亮,兴冲冲过去道:“青青,我也和你一起写吧!”

    她和轩辕或一起练了两个月的字,虽然和轩辕或比还差了老远,不过写着玩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于是,佣人很快又给弄来了一个桌案还有全套的笔墨纸砚,这才恭恭敬敬请宋伊人上座。

    宫凌夜在一旁给宋伊人拍了几张照,这才走到宫陌宸身边,和他聊天。

    房间里,小孩子们跑来跑去,有人冲宫凌夜叫:“舅舅,我想放炮,但是不敢点火,你帮我点好不好?”

    有人又拉着宫陌宸道:“大哥,刚刚我听三姐说你有女朋友了,什么是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宫凌夜站起身去帮外甥女点火的时候,冲着那边的赫连青指了一下,道:“你大哥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于是,小屁孩打量了一会儿赫连青,随即又转头冲宫陌宸:“大哥,我也想要你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宫陌宸蹙眉,手里的书合上。

    “对呀对呀,我也想要!”宫凌夜另一个外甥道:“上次我生病了,都是青青阿姨帮我治好的,都没有打针呢!所以我也要青青阿姨做我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宫陌宸面无表情,声音却降了好几个温度:“你们叫她‘阿姨’?”

    几个小屁孩齐齐点头,这不是之前外婆让叫的吗?

    呵呵,叫他大哥,却叫赫连青阿姨?

    宫陌宸语调更凉了:“见过这么年轻的阿姨?小小年纪眼睛就不好!以后叫姐姐!”

    “唔?”小孩子们愣了一下,随即齐齐申辩:“大哥,我们眼睛可好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在幼儿园测试过,最小的字都能看到!”

    “我在小学也测了,老师说5.3是最好的,就是我这样的!”

    几个小屁孩叽叽喳喳,宫陌宸已经烦了,摆手示意他们离开:“总之就是姐姐,要不然我让你们小舅揍你们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宫凌夜。

    宫凌夜招了招手:“还放不放烟火了?”

    “要!”小孩子们顿时欢喜:“还是小舅好,大哥太凶了!”

    大厅这边自然是一派热闹,不多时,宫陌宸母亲岳文晴来到偏厅这边,见着宋伊人和赫连青都在写春联,顿时笑道:“若暖,青青,你们累了吗?过去吃点水果吧!”

    宋伊人毕竟怀孕,所以写了一个小时还真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站起来,招呼赫连青:“青青,我们去歇会儿吧?”

    赫连青却是个做事认真执着的,她冲岳文晴抬起眼睛:“没事的,伯母,我写完再过去,还有七八张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岳文晴闻言,点了点头:“好,或者让陌宸给你把水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示意自家坐在椅子上一脸事不关己的儿子动一动。

    对于赫连青,岳文晴是真的满意。

    毕竟,自家儿子这么多年,除了之前对宋伊人的好感外,身边就再没了女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过两年就三十了,岳文晴心头格外焦急。

    对儿媳妇的要求一再降低,可是,宫陌宸身边依旧没有半个女人。

    到了后面,她只希望对方是个没结过婚,也没有孩子,长得还算端正的女孩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赫连青来宫家后,岳文晴还真没把她和宫陌宸联想到一起过。

    这两人性格都比较淡,平时属于一个桌子上吃饭都不会有半句交流的。

    所以,其实岳文晴一直还在不放弃地想办法说服宫陌宸去相亲。

    直到,那天宫老太说,看到宫陌宸和赫连青在房间里亲。

    那一刻,岳文晴只觉得自己仿佛赌马中了头奖,简直无法形容心头的惊喜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,在单了二十八年后,终于将初吻送出去了!

    而赫连青,这几个月很明显看出来,她医术很好,简直是不可多得,以后宫陌宸娶了她,宫家其他人也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见儿子不动,岳文晴又暗示了一遍,这才请动了大少爷。

    宫陌宸脸上透着不耐,拿了一个果盘,回到了偏厅。

    赫连青还在写字,一边写字,一边轻轻吹干上面的墨汁,腮帮因为吹气而微微鼓着,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宫陌宸面无表情摘了一颗无籽提子,放到了赫连青嘴边。

    她一愣,本能地张口。

    顿时,提子被他塞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轻轻咬一口,玫瑰味儿在口中绽放开来,赫连青抬起眼睛,冲宫陌宸笑了。

    宫陌宸唇角忍不住也扬了扬,随即,他又继续投喂。

    外面,宫老太也不知道和宋伊人说了什么,两人笑得都撑不起腰,而岳文晴则是站起来,偷偷看向偏厅这边。

    之见冬日的阳光探入房间,赫连青正安静地坐在桌案前写字,而旁边的宫陌宸则是一会儿摘一颗提子,喂到赫连青嘴里,脸上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,可眼睛里却带着光。